小额贷款的经济学分析

作者:CMA. 发布在: 小贷知识

小额贷款作为一种制度创新产生于20世纪70年代,显然大大晚于银行信用贷款的产生,并且产生于当时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的孟加拉,这不仅使我们好奇小额贷款是如何区别于传统的银行信贷业务,而且更重要的是通过对其成因的分析将有助于我们更好的把握小额贷款的发展趋势。

一、公平与效率

公平与效率是一个恒久远的话题,如果将传统的银行信贷看作是关于效率的问题,那么小额贷款就是一个有关公平的问题。小额贷款产生于孟加拉这样一个极度贫穷的国家并非偶然,因为它所要解决的就是穷人借不到钱的问题。

?

我们知道在一个熟人社会,行为个体之间的借贷是基于对方的信用和实力,这并不难办,因为我们所发生的经济交往都是建立在相互了解的基础上,信息的获得也比较方便。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经济交往范围逐渐扩展到陌生人的时候,信息的获得和鉴别就变得非常昂贵。因此,我们很容易理解传统的银行信贷业务要求抵押或担保实际就是为了消除这种由于陌生人社会所导致的信息不对称以防止借款人的道德风险。

这样的一种经济交往方式是市场自然演化的结果,不过它在促进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导致了市场失灵——那些无法提供抵押物或无法获得担保人保证的行为个体将逐渐被排除在外,而这部分人其实也是非常需要获得贷款同时也是有意愿还款的行为群体。随着市场的演变和时间的流逝,市场上的融资行为慢慢演化为有实力的行为个体越来越容易获得借款,而没有能力的行为个体越来越无法获得借款,形成了富人愈富、穷人愈穷的马太效应。

这是市场效率的一种体现,也是市场自然而然的演化结果,同时也更是市场失灵的一种表现,那就是市场行为没有办法提供公平的机会。诺斯通过考察西方近代产业革命历史后认为导致西方世界兴起主要原因在于有效的产权制度能够对经济系统的高效运行产生激励作用,但是近现代西方发展依然伴随着罢工、骚乱和运动,最近的一次就是“占领华尔街”运动,实际上它是人们要求公平机会的体现。

因此,小额贷款本质上所要解决的就是穷人或者说信用较差的行为个体所面临的借贷问题,即保证穷人也有获得贷款的公平机会。

二、小额贷款制度构建的几个关键要素

具有良好的愿望与实现愿望是两个本质不同的概念,这也是人类至今都无法达到理想状态的原因。我们具有让穷人获得贷款的良好愿望,但是如何人为设计一种制度来解决由于信息不对称所导致的公平获得贷款机会的问题是一个很具有挑战性的工作。

由于信息披露较多且具有较多可供抵押资产,大企业或者富人能够得到银行的信用贷款,这是市场在一定程度上规避由于信息不对称而导致的道德风险。而小微企业或者穷人很难满足上述要求,因此为了使它们能够获得贷款需要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

1、“小组联保”模式

某家小额贷款公司的老总给我们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有一笔40万的个人借款,共有6个担保人。他给出的解释是6个担保人如果在该笔贷款违约的情况下均分应承担的还款金额为约7万左右,然后他去考察这6个担保人的年均收入情况,如果年均收入都在7万以上,从而认为该笔贷款的保障性很高。

然而,成本分摊实际上并非“小组联保”模式的本质特征,亦或说并非是保证小额贷款制度如此成功的核心特点,“小组联保”最重要特征是缓解了信息不对称。

“小组联保”模式是指多个贷款人组成一个小组以互保的形式参与小贷公司的贷款项目,由于小组的团队成员基本都是生活在临近区域或者相互认识的个体,这会规避掉小贷公司与小组成员的信息不对称,小组贷款中团队成员互相拥有各自的私人信息,并通过自我选择形成同类团体,可以减轻逆向选择问题,这会很大程度上节约市场中的交易成本,从而促使交易行为的产生。成本分摊没有脱离“零和博弈”的思维,但实际上,“小组联保”模式通过节约交易成本促成了交易的发生,它是一种“做大蛋糕”的思维模式。

而且,通过成员基于自愿组成的“联保”小组能够在各成员相互了解的基础上自我分类为高风险小组和低风险小组,从而达到分离均衡状态。贷款机构可以根据小组的这一状态进行选择性贷款,分离均衡状态实际上也节约了市场交易成本。

2、“无需抵押”模式

小额贷款的申请者一般都是穷困者,他们几乎没有什么资产可以用来作抵押贷款,“无需抵押”模式是对这一现状的适应。小额贷款的规模一般较小,且借款人对贷款的获取时间都要求比较短,如果需要进行抵押操作,那么不仅会影响款项发放的进度,也会增加贷款的成本,不利于交易的达成。

最近有众多研究发现小额贷款公司的市场行为出现目标偏移的状态,即小额贷款公司的目标客户出现上移——更多的转向高端客户和增大贷款规模,已经偏离了小额贷款公司的初衷。实际上这种情况的出现是市场选择行为的分化,也是小额贷款公司追求利润最大化的结果。

假设市场中有A和B两家小额贷款公司,市场交易行为分为有抵押和无抵押两种情况,且有抵押的贷款收益会大于无抵押的贷款收益(也可以理解为有抵押的潜在损失小于无抵押的潜在损失),那么我们构建一个博弈模型如下:

从表中我们可以发现市场行为只有一个纳什均衡(2,2),而且这一均衡无论经过几轮博弈都是稳定的,即市场上只会剩下经营有抵押的小额贷款公司。这能够解释市场上为何会出现目标偏移现象,但是这并不能够解释为何市场上也存在从事无抵押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其中原因不仅在于各个小额贷款公司的资金实力存在差异且市场存在政府的补贴行为。资金实力雄厚的小额贷款公司在利润最大化目标的驱动下会选择具有抵押物或信息披露较好的中小型企业或富裕个体,而资金实力较弱且依靠政府补贴行为的小额贷款公司会选择无抵押物或缺乏信息披露的小微个体户或贫困个体,这是市场的分化行为,也是企业细分市场的行为。

3、“动态激励”模式

动态激励是小额贷款公司试图与借款人建立长期关系,以停止贷款来促使贷款者履约,从而保证还款率。实验经济学的研究表明在单次交往中,行为个体往往会表现出违约的倾向;而在多次交往中,行为个体往往会特别在意自己的声誉。动态激励实际上突出强调了市场交易行为的声誉治理机制,如同我们访谈的小贷公司,他们称当地金融办牵头建立了一个违约信息查询平台,各家机构定期将违约的个人或企业信息上报到该信息平台,那么任意一家参与该信息平台的小贷公司均可以共享信息,这就加大了个人或企业的违约成本,使他们更加注重声誉的建立和维持。

三、结论

小额贷款起源于人们对于公平问题的关注,但它的产生并非是市场行为,而是人为的制度设计。为了保证小额贷款能够成功并可持续发展,其中最为关键的就是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小组联保”模式和“动态激励”模式均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交易双方的信息不对称,从而保障了市场交易行为的达成。当然,不管我们是否秉承多么美好的愿景,任何制度设计都需要经历市场的考验和修正;小额贷款这一创新型的金融制度也是一样,在接受市场考验的同时,它自身也在经历一定程度的演化,这是企业适应市场的自我调整行为,也是其迈向可持续发展的不可避免的路径。